24小时全国服务热线
400-011-2858
HLZQ-001(微信)

新闻详情

近人丁文隽的解释则冗长复杂

发表时间:2019-10-07 07:36

近人丁文隽的解释则冗长复杂,差点把我吓倒:“于人,骨所以支形体,筋所以司动转。骨贵劲健而筋贵灵活,故书,点画劲健者谓之有骨,软弱者谓之无骨。点画灵活者谓之有筋,呆板者谓之无筋。欲求点画之劲健,必须毫无虚发,墨无旁溢,功在指实,故曰骨生于指。欲求点画之灵活,必须纵横无碍,提顿从心,功在悬腕,故曰筋生于腕。点画劲健飞动则见刚柔之情,生动静之态,自然神完气足。故曰筋骨相连而有势,势即赅刚柔动静之情态而言之也。夫书以点画为形,以水墨为质者也。于人,筋骨血肉同属于质,于书,则筋骨所以状其点画,属于形,血肉所以言其水墨,属于质。无质则形不生,无水墨则点画不成。水湿而清,其性犹血,故曰血生于水。墨浓而浊,其性犹肉,故曰肉生于墨。血贵燥湿合度,燥湿合度谓之血润。肉贵肥瘦适中,肥瘦适中谓之肉莹。身肉惟恐其多,多则筋骨不见。筋骨惟患其少,少则神气全无。必也四质停匀,始为尽善尽美。”仔细聆听丁文隽先生的解释可以知道:第一,他是在努力阐释东坡的深意,但是他不明白东坡的《论书》里没有深意;第二,把论书与论人结合起来是他的起点,说明他部分读懂了东坡,但是他后面的阐释过分复杂冗长与顶真机械,把东坡的诗人风度硬是降低成乏味散文,令人忍俊不禁。


在我看来,苏轼的这则《论书》代表了一种非常重要的思想路线(晚近中国美学界讨论中国艺术的生命精神时常常会提到东坡的类似论述),反映了东坡理解书法时的智慧与通透,但是重要并不等于复杂与深奥。面对这段话,我们所要做的,不是针对它的文字本身做机械分析,而是应领会它的言外之意。苏轼的意思只是:一件书法作品应该象一个鲜活的人,同时具神、气、骨、肉、血等等,才可以称得上是完备的、好的书法。“书法应象一个活人”——东坡没有明说此意,但是稍稍善于读书的人完全可以领会得到。如此而已。至于到底必须是“神、气、骨、肉、血”五者,还是“神、气、血”三者、“神、气、肉、血”四者,抑或“神、气、骨、肉、血、筋、脉……”等N者,并不是苏轼的强调重点;另外,至少在这句话里,苏轼并不在意“神”指什么、“气”是何意、“骨”来自何方、“肉”源于何处、“神”与“气”是甚关系、“血”与“肉”如何生成,等等。如果我们坚持在这些问题上纠缠,那就落入胶柱鼓瑟、刻舟求剑了。这样的扣字眼的死脑筋式的僵硬解读,实是一种愚行,可敬然而可恼。面对东坡的言外之意,再怎么强大的考证手段与分析工具,终是白搭。


古代书论的解读,具体问题不得不具体分析。此是一例。


书法加盟_硬笔书法加盟_练字加盟_练字速成_书法速成   18612325666(微信)


分享到: